节温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节温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土豪心态下的LED企业必将破产

发布时间:2020-07-21 17:47:52 阅读: 来源:节温器厂家

自2011年以来,钧多立、愿景光电、博伦特、浩博光电、大眼界、亿光倒闭、十方光电等一批LED显示屏企业相继倒闭,雷星光电、中山市雄记灯饰厂没能坚持到LED照明进入民用市场的黎明,台湾的LED晶粒厂奇力光电、中山市世豪磊晶厂等倒闭破产,洗牌的阴影就一直笼罩着LED行业,2012年深圳倒闭的LED生产企业就已达80余家,2013年“LED行业位列中国十大即将破产行业”一言再掀风雨……LED行业洗牌的浓云短期内似乎并未打算消退,在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的形势下,谁能主宰沉浮?谁又将沦为“炮灰”?LED行业破产潮沿袭至今已有两三年了,当我们再次翻出LED破产企业的“旧账”,眼前的局势已逐渐明朗。

本文引用地址:土豪式”管理企业大跃进伤不起!

深圳市浩博光电有限公司,于2006年成立,15000多平米的工业厂房,曾获“深圳知名品牌“、“诚信示范企业”、“中国著名品牌”等各大奖项。不过在2012年11月份,企业因资金链问题倒闭在已经满载的订单面前。更早于浩博成立的深圳市钧多立实业集团,破产前公司已经在全国拥有四个生产基地,有100余台荷兰ASM公司进口的高端LED光电产品生产设备组成的全自动化LED点阵、SMDLE以及LED显示屏自动贴片等多条生产线。2013年刚刚作别LED行业的雄记灯饰同样规模过亿。有订单没利润、有收益没资金、有实力没战斗力,这是大部分LED企业的通病。

LED行业从2008年开始迅速膨胀,不少人就是搭上这趟快车在短短几年内身价几十倍翻番的。早期LED入行门槛极低,投入个几十万就能开厂,只要产品质量不是太差,一年下来就变身几百万,说那些年LED成就了一大批“土豪”一点也不为过。“土豪”,原指在旧社会乡里凭借财势横行霸道的坏人,后被网友引入虚拟世界,指代一些在网络游戏上舍得花大钱的玩家,简单点说就是很土的富豪,“土豪”最明显的标志就是暴富、无度挥霍、华而不实。

以浩博为例,2008年其注册资金为200万,而在2011年营业额为2亿左右,2012年定下的销售目标为5亿元。随之,企业不只在新品研发上投入很多,在业务上又从显示屏拓展到照明,砸下数百万重金,再包括企业形象包装、人员培训等,开销巨大。而今年8月份破产的十方光电,在今年6月份,也就是破产前两个月,与蓝科电子合作研制一款命名为“蓝极星5353”的三合一直插灯,十方光电对这款产品寄予重望,声称“三合一直插今后必将取代传统的346灯和室内表贴。”十方光电更是承诺,新产品发布的前三个月将不计利益,零利润开拓市场,用三个月的时间打开市场,在不少人看来这种“冒进”形式正是造成其破产的主要原因。

倘若放在前几年,行业利润保持在30%-40%的高位,浩博们要实现快速扩张根本不是问题。可近年来行业形势已急转直下,据称,在LED显示屏领域,企业想要获得盈利就必须保持20%以上的毛利润。2011年行业的净利润平均为25%左右,但2012年的毛利仅为15%左右,利润已呈负增长,显然,即便是订单满载也已经不足以支撑企业“大跃进”。而企业管理者还如“土豪”般挥霍,企业最终只能是不堪重负。

行业利润走低财务杠杆慎用!

浩博光电倒闭前,为了填补供应商的欠款,浩博光电开始借用客户下单提前支付的定金。不过由于对供应商押款严重,供应商开始停止供货,一些客户虽然支付了定金,但却没有收到产品,由此,浩博进入了恶性循环。同样,均多立经营不善,拖欠200多名员工的工资约61万元,还欠下某银行2000多万元贷款,而后遭到了30多名员工和供应商的“包围”;而雄记的38家供应商超过4000万的货款直到破产时仍然没有着落。可以说,每个走向破产的LED企业背后都有一座无法跨越的债务大山,而显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在过去的08年到12年LED显示屏行业发展迅速,很多企业为了追求市场份额,把财务杠杆用得比较极致,公司本身规模不足以支撑做这么大的生意,但是在利益面前很多企业都冒险去做了。这时候企业就面临负债问题,负债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欠银行的钱,一个是欠供应商的钱。在行业高速发展时这个问题看不出来,但当行业放缓或者渐入层次的时候,负债问题就会变成一个火药桶,稍微有些风吹草动,就会产生爆炸。柏狮光电销售总经理王鹏说:“注册资金只有三四百万,而负债率却高达一两千万,这就是过度利用财务杠杆的表现。”

深圳亿光员工在讨要自己薪水时,企业老板的代表说,别人还欠着公司的钱,员工想讨薪可向欠企业钱的客户去要。这看起来很荒唐,但却反映了公司存在的三角债务问题,这样的问题同样普遍存在于其他LED企业中。之前市场红火,很多企业就努力扩大自己的生产规模,即使在没有充裕资金支付供应商款项的情况下也乐于这样做。同时,为了赢得更多的客户放松了自己的销售方式,延长了客户的回款时间。这样做对自己或者说对行业的损害都是比较大的。当一些供应商坐不住的时候就会向企业挤兑,企业收不回客户欠的款项,而又还不了供应商的欠款,这就容易产生资金链断裂,加上LED企业成立时间一般都不是很长,企业在资金上也并也没有充足的积蓄沉淀,当负债达到临界点,资金链崩断也就成必然。之前倒闭的钧多立、愿景都是面临同样的问题,由于无法妥善解决都倒闭了。

行业寒冬期成本控制将是企业生死决定因素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

“LED行业利润已经走下坡路了,也有不少的企业已经失败了,你还会继续做这一行吗?”我们曾就此问题采访过一些业内人士,在大多数LED从业者看来,

LED企业破产并不能说明LED行业的好坏,行业发展太快,鱼龙混杂,人员素质参差不齐,LED行业洗牌是市场发展的必然结果。一位业内人士总结道“LED行业的乱其实更多的是管理层的乱,本身深圳就是一个移民城市,人心就浮躁,LED发展速度过快也很浮躁,管理者浮躁,企业就会跟着浮躁。早前形势好的时候大家都习惯了吃肉,现在‘寒冬期’还没习惯喝汤,整个思路没转变过来就很难做好企业。”而如何做到“不浮躁”呢?简言之,就是控制成本、踏实务实,也就是说要改掉在LED行业暴富时期遗留下来的“土豪式”做法。

精兵简政。一个企业的成本控制做得好不好,往往从通讯录就可以看出来。不少企业总体产能可能也就一到两个亿,但是管理层冗员繁杂,一人就能管理好的团队却同时设三个相同性质的岗位,或者是企业五花八门的部门太多,十几个副总十几个总监,堪比国企架构。LED企业属于生产型企业,如果出现销售人员、管理人员比生产线上的还要多,头重脚轻,那么肯定是不合理的。这也无形中增加了管理成本,拖累了生产效率。

留住人才。作为生产型企业,LED对人员的依赖还是比较大的。员工的成本控制也就成为了影响企业生产成本的重要因素,尤其是在企业占据一定地位的员工。员工与企业之间如果仅仅是雇佣关系,对企业没有认同感、参与感,员工就很容易流失,一旦员工离开就给企业造成或多或少的伤害,而熟练的老员工是保证工作效率的前提。

注重实效。前几年,LED行业正处于快速膨胀时期,很多企业为打造出知名度,一窝蜂地砸重金去做品牌宣传,参加各种展会、在全国各地设立办事处等,也不管有不有效果,以前怎么干现在还怎么干,却忽视了LED当前的发展大环境以及企业自身的实际情况已经不容许你这么折腾了,因此往往却是花费大量资金却收效甚微。

少押款。LED企业的竞争力已经不单单体现在产品和客户上,在供应商方面也是企业提升竞争力很重要的一部分,当下谁能团结最多的供应商和客户谁的日子就会比较好过一点。尤其是在行业寒冬时期,企业更应该与供应商抱团取暖,相互扶携前进。而很多企业依旧延续对供应商押款的形式,即使有钱也押着供应商的款,拿着这笔钱大肆挥霍,核算利润的时候账面上的收益好像还不错,但是其实大笔钱都不能真正算自己的。而供应商拿不到款,对你的支持也就越来越少,或者是提高价格,或者是降低产品品质,最终便会出现供应商“断粮”的现象。

【编者后记】

还记得在浩博光电破产后记者采访到靠近浩博工业园区的一位食品企业高管,“你看浩博光电的保安比我们公司的都多,平常的时候四五个,而我们只有1个”当时那位高管苦笑着摇了摇头。LED企业注定是这个时代的幸运儿,打从襁褓里开始,就受到政府及社会各界广泛关注支持,然而如同一个被宠坏的小孩,过惯了“朱门酒肉臭”,哪能体会“路有冻死骨”?没有成熟的经验可借鉴,也不可能一路坦途到底,LED行业正经历着“青春期”成长成熟的阵痛。百舸争流中,谁会如浮云飘过,而谁又能把姓名刻于礁石而不朽?唯有踏着这些前辈的铮铮白骨,一路摸索前行,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胜利的。“当潮水退去的时候,你才能看清楚到底谁没有穿游泳裤”巴菲特如是说。

TypeScript 联合类型

Wiki宝典

Wiki宝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