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温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节温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信义叔侄能提升包工头形象吗

发布时间:2020-07-13 19:16:43 阅读: 来源:节温器厂家

众多的负面新闻正在将包工头这一群体污名化,他们似乎成了黑心老板的代名词,以下是几则最近发生的讨薪事件,事件的当事人无一例外都指向包工头,这一群体正遭遇一场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

1月25日晚,9位农民工因拿不到2万余元工资,睡在武昌青鱼嘴丽固新型建材有限公司的楼道里。(长江商报)

为了4万多元欠款,在4个多月时间里,四川来胶州打工的谢先生带着老乡们先后40多次找到包工头讨薪,但对方就是不给。(青岛早报)

污名化呈现为一个动态的过程,它是将群体的偏向负面的特征刻板印象化,并由此掩盖其他特征,成为在本质意义上与群体特征的对应的指称物。

有人认为,片面地去否定包工头,将其“妖魔化”是回避现实的一种表现。一旦包工头与农民工之间形成了一种对立关系,就很有可能转移了农民工与建筑企业之间因不发工资而产生的矛盾,使得农民工的处境更加艰难,他们维权、讨薪的难度变得更大。

据京华时报报道,2007年,河北来京的小包工头郝舫,在北京摸爬滚打多年,却被多家公司拖欠数十万元的工程款,因此无法给手下农民工结账。面临自己承诺的发工资最后期限,郝舫无奈之下,从两个熟人手里骗得3万余元。丰台法院认定郝舫把这笔钱发给了工人,遂轻判他入狱6个月。

出狱后,郝舫继续向石景山的一家劳务公司要60万元工程款,仍一无所获。郝舫说,这就是小包工队的生存现实,他们无法与上家签合同,因此要靠自己的各种手段来平衡迟迟不到的工程款和工人工资的矛盾。

近日,据人民日报报道,湖北大冶市出了一对“信义叔侄”,去年12月30日,包工头王怡才在和叔叔给工人结工资的路上遇车祸双双身亡,为了让从不拖欠工钱的叔侄二人清清白白地走,王怡才家属在灵堂为前来拜祭的工人发工资,并在此后的12天里,结清了35名工人的35.474万元工钱。

去年春节,因哥哥孙水林在给农民工发工资的路上出车祸一家五口遇难,弟弟孙东林强忍悲痛,兑现了哥哥对农民工春节前拿到工资的承诺,“信义兄弟”的故事被多家媒体聚焦,并被湖北省话剧院改编为话剧。现在,“信义叔侄”家属所做的事,再次验证了“信义”在民间的力量,让人们感动的同时,也带来刺痛感。

“信义叔侄”继“信义兄弟”成新闻人物,着实拷问了社会的信义问题。单就工程建设行业而言,“信义”已经成为日趋罕见的词汇。媒体曾报道,去年12月海口市两打工者在向包工头讨要工钱时,包工头不但不给钱还口出狂言,“去劳动局告啊,没事的”。今年1月底,河北农民工刘德军“服毒讨薪”却依然遭拒,救治无效后去世。

非法用工和恶意欠薪等行为,为包工头这个职业抹了黑,正因如此,那些讲信义的包工头,才会成为被推崇的品质人物,但这也恰恰说明了他们在社会行业乃至社会中的稀有性。对讲信义者的报道,能提升包工头的群体形象吗?

作家韩浩月写道:

在“信义精神”泯灭、诚实和正直等品质也逐渐稀少时,“信义叔侄”和其他的守信者,一道用自身的遭遇书写了让人震撼的惊叹号。但是,希望这样的悲剧不要重演,也希望每个守信者都能得到同等的回报,如此,诚信社会才有望重建。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如今的刻板印象太可怕,但是我们应该正视一些事情,用哲学的辩证的视角来看待一个事情,所有的事物都需要我们客观的来评价,包工头的报道有好有坏,我们去鄙视憎恨那些昧良心、没有诚信的包工头,但是我们一方面要去弘扬像“信义叔侄”这样的包工头。——李想

包工头其实也是房地产产业链中的一环,农民工讨薪无果不能把罪责单单指向包工头,现在国家开始重视农民工的利益,但是作为中间环节的包工头的利益谁来保障呢?如果包工头能够顺利的从甲方手中领到相应的工程款的话,他们也会按时给农民工发放工资的,昧良心卷款逃跑的人相信还是为数不多的。我们家乡就有很多包工头义务为家乡修建道路,逢年过节给老人送东西,这样慷慨大方的包工头也是大有人在的。——程鹏丽

包工头的形象是什么?难道就是一个个刽子手,脑袋大脖子粗,然后带着条粗粗的金链子的样子么。是媒体塑造了太多,欠着农民工钱不给的包工头的形象,而且其实很多时候包工头不发钱是由于建设方没给款造成的。要知道那些带着粗粗金链子的包工头其实才是不会欠农民工工钱的。“信义叔侄”其实是包工头的一个写照,要知道其实很多包工头也都是做过农民工然后才发展起来的,他们知道农民工的辛苦的!——杨文

昨天一个广东的朋友打来电话聊天,他是个广告公司老板。公司不大,十来个人,去年被客户拖欠了三十多万的制作费。对方公司经理辞职,这笔钱都无处可要了;此外,年前还被合作公司的所谓管事的人借走了一笔钱。过年期间,差点要卖了车,才发了员工的工资。他的问题和包工头比较类似:看似享受着比较高的利润率,却在私底下承担着漫长的账期以及坏账风险带来的痛苦和煎熬。中国现在的很多行业就是这种生态环境,从业者素质不高,大家都不遵守合同约定。这种现状很折磨人。

还有一个故事。北京一个公关公司的老板告诉我,现在的广告公司(代客户进行媒介购买的那种),存在的唯一价值,就是帮客户垫款。要是这笔钱能够及时追回来,老板就能赚中间15%左右的差价;要是万一那边毁约不承认这笔钱,老板就只能认倒霉。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会有那么多小广告公司。企业不给广告公司付钱的情况,可不少呢!他们的做法是:再注册一个新公司,还运作原来的品牌。上一个公司,直接宣布破产。——马超

其实我自己包括身边的朋友对包工头的印象都不好,譬如素质低,拖欠工资等等。这些都使包工头在大家的心中成为了一个“恶霸”的代名词,好像政府和百姓之间永远是矛盾又尖锐的话题。印象和公信力这东西,一旦形成确实很难改变,无形的影响力的号召力之大不可想象。当然,虽然重新建立信任的过程漫长又艰巨,信任和好的名声一旦建立起来也比较难以摧毁。——胡倩

孙水林和王怡才用他们的鲜血告诉我们,在世风日下、道德败坏的年代,诚实守信是需要大家一起执行,值得用心去保护弱势群体的合法利益,在经济社会给大家树立榜样,新闻媒介应在征得死者家属的同意下进行报道与宣传。——刘鹏飞

社会的正常运转都是要靠人与人之间的诚信和契约,广州日报常有工人讨薪上海珠桥导致交通堵塞的新闻出现,这是一个连锁影响,公司不给包工头钱,包工头无法出工资给农民工,农民工爬上桥企图引起社会重视来讨薪,导致桥上的汽车无法畅通行驶,引发交通大堵塞,受害的范围大大扩大,这样的蝴蝶效应是可怕的。正是因为没有诚信和对定下的契约不尊重,社会秩序被打乱,劳动者付出的劳动没有得到应得的回报,一系列的负面行为出现。我觉得不管是企业、包工头还是农民工本身都要对这个社会负责,不管有什么困难都要遵守契约讲诚信,企业要遵守劳动合同的契约付报酬给包工头,包工头要遵守契约发放工资给农民工,农民工要遵守社会秩序的契约不能用违法的行为来讨回自己的利益。社会就是要靠着相互的遵守来正常运转。——高欣婷

这些激励人的形象在一个“忠信时代”也许还很有教育意义,在今天的“义利时代”,树立这些形象还不如严明律法,规范权利义务来得实在些。——潘宇峰

其实很多所谓的“黑心包工头”也是身不由己,别人不给他工程款,他拿什么去发工资呢?包工头的形象很大程度上不是他们自己抹黑的,这是一个深刻的社会问题。社会观念不变,包工头形象的提升就仅仅是空谈。——李特

国有国法,行有行规。靠“代表”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包工头也有包工头的无奈,建筑行业是个时间与信用赛跑的行当,各环节的现状就是层层拖欠的,才能最后符合“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基本交易方式。财大气粗者(包括企业和个人)自然有要求预先付款的强势和用于周转的资金,但一起缔造“中国速度”的众多中小包工头们呢?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信义”问题,而是高速发展的社会建设如何实现资金信贷在传统分工形式下的有效周转——农民工不会因为“信义叔侄”而花上一两年等工钱,投资方也不放心在工程完成之前付清各种款项,这个矛盾如何化解?急速扩张的保险业,为什么不敢设一个“农民工工资险”呢?除了寄希望于“人人信义”的理想状态,我们还应有些举措来应对今日之国情。——夏阳

信义叔侄的存在,让我们看到诚信的道德力量。那些被讴歌的其实只是他们的本分,只是因为大多数人都背弃了责任,忘记了本分,而他们,则坚持着、守护着那一个个的承诺。——贝拉

老爷子虽不是包工头,但手下有一帮工人定期不定期地干活,所属生态与包工头相似。老爷子待人不薄,饭馆里解决三餐,晚上还和他们一起喝酒。加班就加钱,过节就送礼。去年末,老爷子有笔款项追了近半年未结,工人也大都理解,未出现围追堵截极端情绪威胁要债的。幸好收到部分货款,发掉工资后所剩无几,他的利润仍被食物链上游克扣未发。我抱怨他说为什么不签合同,不打借条,可基层的一对一生意场就是这样的生态,他们不大愿意诉诸法律,大部分都靠将心比心了。——笔笔的笔

包工头其实也都是普通人,他们与工人的关系更像是兄弟。他们也并不希望拖欠工人的钱,谁也不愿背上无谓的良心债。可是,钱款拖欠在建筑行业是普遍存在的现象。包工头们拿不到工程款,自然给工人发不了工资。这不仅仅是信义的问题,这是现实的问题。正是中国房地产过快的发展速度及其行业特征导致了其普遍存在的钱款拖欠问题。可是,没有人来拷问这个行业的资金问题,包括现在的房价问题,也与其有着紧密不可分的关系。我们习惯于把一个现实的问题上升到精神的层面,上升到不需要,或者没法解决的层面,而不是其所在的现实层面。这个问题,想解决,肯定能解决。只是我们不愿触碰罢了。转而说这个弱势群体没有信义,却不问是谁剥夺了他们的信义。这种逻辑,我实在不能认同。——龙在天

文中的题目换句话说就是,榜样的力量是否能让诚信起死回生。其实,我们生活的社会从来都不缺好人好事,遗憾的是,坏人坏事太多了。经济社会,没有信仰或只信仰金钱是可怕的,那么何不将诚信当做一种信仰,让真实和真情相伴,支撑我们在创造幸福和财富的路上走的更远。——李展蓝

“信义叔侄”的遗属所做的本是分内之事,并非高风亮节。就算他们不还给工人工资,工人也可以走劳动仲裁解决。如果制度完善的话,工人拿到工资是有保障的。问题就在于,现在我们的制度是不是有保障。如果制度没有保障,一旦出了“不信义”的包工头,工人就没辙了。而且这样的包工头更有竞争力,因为他们的成本更低,到时候就会出现“劣币淘汰良币”的现象。因此还是靠制度更靠谱一些。——王俊岭

衢州工服设计

运城定做西装

东营西服定做

奉化设计西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