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温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节温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打车的开车的都在抱怨

发布时间:2020-07-13 20:32:47 阅读: 来源:节温器厂家

18日起,北京市出租车燃油附加费标准从3元/运次下调至2元/运次,这对打车者来说也算个好消息。然而,在北京,民众一谈起“出租车”就有一堆话要说,实在不是少花一块钱的事。

记者多方走访发现,现在是乘客抱怨打车难,出租车司机抱怨活儿不好干,而出租车公司和北京市交通管理部门则三缄其口。专家分析,北京出租车行业存在诸多问题,关键原因是行业定位失准,被赋予过多的公共品特性,导致管制过多、运营僵化。

不满 打车的开车的都在抱怨

随着国内油价连续两个月下调,近来各地出租车燃油附加费纷纷下调。日前,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表示,从6月18日起,北京市将下调出租车燃油附加费1元/运次。然而与一些地方降价后掌声一片不同的是,长期纠结于打车难的北京市民对打车少花1元钱并不过于在意,他们更关注的是出租车“难打车”这一话题。

“打车的人要么有急事要么有承受能力,很难想象,这样的人会因多花1元钱就有很大反应。北京市现在应该解决的是怎么让市民能够(容易)打到出租车的问题,而不是就用这上调或者下调1、2元钱转移视线。”都市白领万先生对记者说,“平常我主要是自己开车,还不知道打车有这么难。有一次与朋友聚会,当天我限行,于是就准备先坐地铁,然后再打的过去。我下午1:30出了东直门地铁站,等了20多分钟也没打到车。”

虽然出租车“姗姗来迟”,但万先生最终还是打到了车。事实上,如果遇上刮风下雨打车就变得更难了。工作没两年的小韦对记者讲,有一次下班回家较晚,当时是晚上十点多左右,并下起了不小的雨,“孤独无助的我站在雨中,很难看见个出租车,而有的出租车即使是空车也不停,我等了四十分钟左右,最后还是让朋友开车来接我回家。”

然而抱怨的不只是乘客,还有出租司机。“我们的生活也就是吃饭、睡觉、开车,黑白颠倒,交际圈也仅限于出租车司机,年轻人都不愿开出租车,现在开出租车的基本上都是年龄在35岁以上的,出租车公司也常年招不到人。”一位刘姓的哥告诉记者,另外黑车抢活也很猖獗,而早晚交通高峰期大家都不愿出车。

虽然北京市交通委员会三令五申、禁止出租车司机拒载,但在交通高峰期,“停摆”成了的哥止损的“潜规则”,而“交车”、“换班”、“不顺路”成了的哥拒载最常用的理由。“北京早晚高峰期堵车厉害,我们宁可停在某个地方也不想出车,因为出租车主要是里程计价,遇到堵车不但浪费时间,连油钱可能都赚不回来。”一位出租车司机说。

对比 别的大都市打车都没这么难

记者采访发现,同为国际化大都市,巴黎、纽约、东京的出租车都没北京这么大的困扰。

修桑留学日本,回国后在旅行社从事北京到大阪-东京线的导游工作。据他介绍,虽然东京的出租车以贵闻名,但是出租车大都在车站、大商场等地的固定地点排队候客,而且无论路程远近都不会拒绝搭载乘客。因为根据日本道路运输法规定,拒载属违法行为。所以只要打听到了出租车的候客地点,就肯定能打到车。

“巴黎采用的是预定出租车模式,即使乘客在路上遇到了空车并招手,它们也不会停,因为这个空车可能已经被别人预定了。”一位在法国巴黎的留学生说,一般情况下,只要是能够预约到出租车,出租车司机会在很短的时间内赶到。

一位在美国纽约留学的周同学也没有感觉到打车难,他说:“纽约的出租车有两类,黄色的出租车是招手即停,还有一类是电召车,只能通过电话叫车。出租车运营者也分为独立车主和公司车队两种,拥有至少25辆车的公司被称为车队,而车队的车辆必须每周运营7天,每天运营24小时。”

即使是和上海相比,北京出租车都显得更难打一些。“北京出租车6万多辆,上海就4万辆,本来应该北京好打车的。前几年也的确是这样,2006年春天我在上海赶上了下雨,打不到车,冒雨走了一小时回的宾馆。当时我想北京可不至于,用不了一小时总能打上车。现在反过来了,一下雨下雪,在上海还有一点儿可能打到车,在北京那就得看运气了。”常年往返于北京上海两地的华先生这样表示。

绥化工服设计

辽宁订制西装

白城定做工服

衡水设计工服

相关阅读